fbpx

【英文寫作觀點】為什麼《原子習慣》會那麼紅?|精選文章

2020.07.01

前幾天在信義誠品的外文書區待到了快凌晨。大概在我快離開的時候,有一位 20 歲上下的微文青、社會新鮮人貌的男子,眼睛掃了掃四面的外文書櫃後,並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找到了被列成一排的《原子習慣》(Atomic Habits),刁了一本後揚長而去。


今天我想要以語言學、學術寫作的角度分析,3 個讓《原子習慣》(Atomic Habits) 這本書那麼成功的特點。

1️⃣ 資訊整理術 (the ability to synthesize information) 


要寫好科普書,不只要有很好的 summarize 能力,更要很好的 “synthesize” 整合能力。

▍前後者差別在於,後者要將眾多資訊消化、思考其相異、相似處後,理出一套論述(不只是簡述資訊)。

作者 James Clear 其實並不是教授、也不是社會科學家。大多他所分享的理論、方法、撇步其實都是別的研究者花了 20、甚至 30 年研究的理論,而且這些理論,其實在過去被講過不少次了(書的後頭有很多引用出處資訊)。


但他整理出了一套普羅大眾非常好懂、消化、記憶的「分類系統」,讓讀者很好咀嚼。也因為有分類,我們可以選擇讀完一個 chapter 就闔起書來消化、反思、實驗,也不會因為讀很少而感到罪惡。”Make it easy.” 就是 James Clear 提到養成習慣的原則之一。


那為何他能製造出一種,這些是他第一次講的感覺?就如同為何 Anders Ericsson 的刻意練習理論,靠 Malcolm Gladwell 的《異數》(Outliers) 而翻紅呢?

2️⃣「議論型」舉例術


如同任何專業的科普書作家、public speakers 般,James Clear 也有強大的舉例能力,不管是藉由類比、舉例、還是講故事,他把「抽象複雜的想法,用簡單好懂具體的方式表達出來」。


但很多科普書作者在給例子的時候,會發散掉,給太多次要資訊,可能想製造「類 fiction 書」的感覺。專注力不夠好、閱讀能力不夠好的人,可能撐不到作者將故事與理論結合之前,就放棄不看了。


但 James Clear 在舉例時,就像在議論文中舉例般,簡短有力。完全符合我在上課時跟學生說的:

▍寫議論文給例子時,不是為了給例子而給例子。例子中的所有資訊只為了一件事情存在:支持你的理論、立場、論點。所有不必要、沒有直接相關的裝飾內容,全部都應該拿掉。

我覺得 James Clear 是這樣「議論文舉例術」的一個典範。

3️⃣ 理解讀者,語言調整術


很多時候你會感覺到,如果是知名教授寫的書,他們不見得真的是想要寫給「大眾」看的。有時他們是想寫給學者同儕、寫給書評、寫來得獎、或是單純想用期刊以外的方式,來分享研究心血。


有研究顯示,買了當時紅極一時的《21世紀資本論》(Capital in the Twenty First Century) 一書的,約有 8 成的人,撐不過前 100 頁。 


James Clear 很清楚地,想要寫一本普羅大眾都可以看、會想要看完、且有能力看完的一本書。所以很多學生跟我說,裡頭的「用字、句型不會太複雜,但也沒有簡單到失去英語學習價值」,讓他們覺得很喜歡。

▍知道自己要寫給誰看,並不會想在中間炫耀自己的用字、寫作能力以顯知識高級,是 James Clear 做得很成功的地方。

這一點,大家也可以在 Carol Dweck 的《心態致勝》(Mindset) 一本書的前言看到。Dr. Dweck 直接說明,她寫這本書是想要寫給老師、父母、甚至學生看的,所以字彙和句型文法都刻意精簡化。

我在 《英文學術寫作》 的公開課中,我將一步步帶你分析寫好學術寫作的要件、paraphrase 能力、結構性語塊、學術語氣和字彙、當然還有資料整理 (synthesis) 後如何用英文表達、整理出來,有興趣的同學歡迎內信索取。


文:王梓沅
原文發表於:Alexander Wang 王梓沅英文【英文寫作觀點】為什麼《原子習慣》會那麼紅?・June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