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唐鳳:「我不覺得現代世界還有天才的說法。」】那語言天才呢?|精選文章

2020.03.14

今早在台大外文系某教授的牆上,看到了一篇文章。文章敘述著對台灣的抗武肺戰役中扮演要角的天才政委唐鳳,在之前受媒體太報 (Tai Sounds) 採訪時談到「我不覺得現代世界還有天才的說法。」


她認為過去智商的測量方式,到達一定上限後就沒有什麼意義了。在人手一支手機,很多答案都可以在 google 找得到的時代,天才跟一般人的差異實質不存在。她認為「科技的進步,就是輔佐每個人尋找解答的最佳方式。」


看到這篇分享文後,我也興奮地留言跟該教授分享我對於語言「天才」、或「語言天份」這件事情的看法:

Likewise, I take the view that like genius, language aptitude is an anachronistic concept in the 21st century. In essence, good learners are strivers, experts of deliberate practice, and most of all, “language miners”.



擁有哈佛、牛津學位,從小到大被爸爸講 “You know, you’re not a genius!”,卻在 2013 年因為「打破天才迷思」而得到「麥克阿瑟天才獎」的賓州大學心理學教授 Angela Duckworth 的恆毅力一書也不只一次提到:「實際上最極致的人類成就,都只是很多平凡無奇的成份的綜合體。」(原文如下)

“The most dazzling human achievements are, in fact, the aggregate of countless individual elements, each of which is, in a sense, ordinary.”

“Superlative performance is really a confluence of dozens of small skills or activities.”

“Greatness is many, many individual feats, and each of them is doable.”



關於語言天份(天才),這邊有幾個面向想跟大家分享



1️⃣  有一次上搭配詞課時,學生問我 assure 和 insure 的分法,我的回答可能會讓學生嚇一跳。即便我可以直接回答,但我沒有,反而我說:「關於什麼字跟什麼字的用法差別(字辨的問題),你可以先 google 和查字典看看。看完以後,你可以告訴我你的結論。我再跟你分享有什麼不盡正確、什麼是對的。有很大的機率是,當你在做完這一步驟以後,你問題就會被自己解決了,或是你學會了在語言學習中,問更好的問題。


2️⃣  當學生問我怎樣寫作可以寫得很好時,我常常分享一句話:「我在寫作時,我很少用我沒有看過的用法。凡是我寫出來的句子,一定是在我的短期、長期記憶裡,我知道我看過人家這樣寫。」當然這是有點誇張的說法,但概念相似。

所以當我改學生英文寫作改到很奇怪的用法時,我會一秒問:「你有查過 google,有很多人這樣用嗎?」(當然,文學、創意寫作除外,但 99.99% 在台灣用英文寫作者不是在寫這兩種類型。)


3️⃣  Language aptitude 在約莫 30 年前,在應用語言學有很多研究,但後來逐漸式微。其實式微的原因一點都不意外。因為 aptitude 這個詞讓人感覺有一種「不可培養」、「命定」感、且「難以清楚定義」(也因此難以精準測量)。

隨著科學越來越進步,有越來越多第二語言習得專家轉而研究 “awareness”、”analytic skills”、”sensitivity to input”、”the ability to learn implicitly”、”working memory”、”willingness to do deliberate practice”、”inductive learning skills”、”motivation” 等等比天份更具體、且可培養的能力,甚至從 2017 年開始,Georgetown University 有教授開始研究 language proficiency 和 grit 的相關性。

所以你覺得你沒有語言天賦?再想一想吧!


4️⃣  1980 年代知名語言學家 Larry Selinker 曾經做過有關 good learners, bad leaners 的研究,但可能因為缺乏「政治正確性」,所以之後並沒有很多學者仿效。

這樣的研究嘗試去歸納、分析出成功的語言學習者、和相對不成功的語言學習者的差異。當然,妳一定馬上想到

「怎麼定義成功?」
「只要有努力,就是自己最大的成功!」
「嘗試學習第二個外語,不管學得好不好,都比只會講一個語言好!」

等等的辯駁,我也可以理解。所以這樣的研究才會因為「政治正確性」而式微。但在每年過年被親戚問「要怎麼學英文」的狀況下,我知道:「雞湯固然激勵人心,漂亮的言論很好講也很熱門,但是大家心底還是想知道,要怎麼做比較好。大家心裡還是會去判斷,誰學得好誰學得不好。」


因此我還是覺得「政治正確性」在語言學習上有時不應該被視為 priority,尤其當學習者真的想進步、真的想要知道方向、方法的時候。很多事情不是一句溫暖的「加油!」可以解決的。

文:王梓沅
原文發表於:Alexander Wang 王梓沅英文【唐鳳:「我不覺得現代世界還有天才的說法。」】那語言天才呢?・ March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