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美國名校碩博士越來越重視的 GRE 分析寫作 (AW),應該要怎麼準備? 實考 PR98 經驗分享】|精選文章

2019.11.02

GRE 從 2011 改成新制後,台灣學生的 GRE 分析寫作 (AW) 的平均分數一直在 2.8 / 2.9 分徘徊(滿分是 6.0)。

但若有考名校「碩士」夢的台灣考生,理工學生通常要求要 3.0 分以上,人文社會科學為 3.5 分以上(博士的話,依學校會有些許差異,但通常會再加 0.5 分上去。如杜克大學的藝術史博士,則要求 GRE AW 分數要在 4.5 分以上)。今天想跟大家分享大家在備戰 GRE AW (分析寫作) 時,要有的思維。我們先來看看,GRE 到底要考我們什麼。



“The Analytical Writing measure tests your critical thinking and analytical writing skills. It assesses your ability to articulate and support complex ideas, construct and evaluate arguments, and sustain a focused and coherent discussion. It does not assess specific content knowledge.”

— ETS


從 ETS 官方發表對於 Scores 6.0 and 5.5 分的敘述,我們可以推論出 ETS 認為高分的寫作:

  1. 對於複雜抽象議題的分析要深入且不可離題
  2. 必須要有使用有說服力的「理由」和「例子」支持論點的能力
  3. 文章結構緊密
  4. 對於學術詞彙、句構、和文法的使用正確


這篇文章我就以我在 10 月中考 GRE 寫作時所得到的 5.5分 (PR 98),以「critical thinking and analytical writing skills」這個面向來分析,高分 GRE 寫作必須要有的條件。


我拿到的題目是官網上的第 6 套題目: 
Claim: In any field — business, politics, education, government — those in power should step down after five years.
Reason:
The surest path to success for any enterprise is revitalization through new leadership.

Write a response in which you discuss the extent to which you agree or disagree with the claim and the reason on which that claim is based.


GRE Issue 題中,大多數的題目 (prompt) 都只有一個 statement,像這樣有 claim 加上 reason 的是少數。有原因 (Reason)、有結論 (Claim),其實就是一個 argument。但大家在寫這種題目時一定要記得,因為 Reason 已經「被綁住」(不像其他只有 claim 的題目,原因我們可以自己想),所以所有的論述都必須「圍繞在這一個因為 P 所以 Q」的論點上面。我們今天就先來看看,短短的 30 分鐘內,我們在起筆前可以怎麼樣對議題深入思考:



‣ 先從 reason 來看。看到有極端字眼如這題的 “surest” 的 prompt 時,我們可以馬上往幾個方向思考:


1️⃣ 不同意此 reason(i.e. 活化企業的最好方式就是換新的領導者)
這個同時,我們要記得可以加以「讓步」(concession) ,做出另外一個論點:「換領導者也許會有正面效果 (+),但不見得是 “the surest path”。


2️⃣ 可以同意此極端 reason(i.e. 活化企業的最好方式就是換新的領導者)
但我們應該提出,即便我們同意這個極端 reason,也「不見得」會讓 “In any field — business, politics, education, government — those in power should step down after five years.” 這個 claim 成立。



‣ 這部分是 reason,我們再來看 claim:


我還記得,我在哥大念研究所時,很嚴格的指導教授就直接對別的學者在發表後提出 How did you define “acquisition” in this study? After 40 years of research, we don’t even have a unified definition of acquisition. 我想這樣的問題,就體現了議論文(GRE 分析寫作)可以發展的方向和深度。


因此我在分析寫作的第一段就很清楚說明,after “five” years 的這個 5 年,是個 arbitrary number (武斷的數字),變成 4 年、還是 6 年,可能都不會改變這個論述的本質和強度,藉此表現學者嚴謹的思考能力,也可以一勞永逸不用一整篇文章都被「5 年」所綁住。


而在這個 claim 當中的 “in any field”,真的是如此嗎?在商業和教育,何時有相似性,何時沒有?任何狀況下,做得好不好,都要 “step down” 嗎?長程政策、短程政策呢?這些議題,都是我們在下筆前應該考量、考慮的。


和 TOEFL、IELTS 考試不一樣的是,GRE 考試不是語言檢定考試,是個「以英文為載體的邏輯、學術素養」考試,英語母語人士的寫作不一定會考比較好,所以記得在寫作時,思考、分析一定要夠深入。TOEFL、IELTS 中很多學生習慣寫的「我完全同意 XXX」,就沒有辦法讓我們考到理想的分數(從舊制 GRE 到現在的 GRE 中 instructions 的演進,就知道 ETS 很在乎我們能不能 appreciate the complexity of an issue)。


文長了,有關例子、結構、語言等等的議題,會陸續跟大家分享!即將出國攻碩攻博的同學,歡迎來聽聽我和臺師大翻譯所孔令新老師所共同教授的 GRE 高分實力課程的公開課!

文:王梓沅
原文發表於:Alexander Wang 王梓沅英文美國名校碩博士越來越重視的 GRE 分析寫作 (AW),應該要怎麼準備? 實考 PR98 經驗分享 (分析篇)・December 24, 2018